8月16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王忠军)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透露,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解决公司现金流动性的问题。

图片 1

  过去的一年中,华谊兄弟一直处于舆论风暴当中。从行业税改到质押谣言,华谊兄弟股东的信心也经历着一次次考验。今年暑期,华谊兄弟的主打影片《八佰》和《小小的愿望》的延播更是让本就被雨打风吹的企业雪上加霜。

来源:天下齐观

  庆幸的是,王中军没有放弃。华谊兄弟公告显示,2018年以来,王中军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合计增持公司股份1730.3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约0.6191%,斥资约1亿元。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拿回来一些现金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上透露。

  谁都有冬天

王中军谈到,这两年电影行业遇到了所谓的“冬天”,谁都有冬天,一年就出现一次冬天,中国一部电影的票房可以冲到56到57亿元人民币,将近8亿美金,其实8亿美金的电影在美国也很少出现,但与美国最好的电影比,还是有很大距离。美国今年票房第一的电影是《复仇者联盟4》,票房将近28亿美元。中国电影未来的空间还非常大。

  华谊兄弟的日子确实不太好过。根据其最新的财报预告来看,2019年上半年,公司预亏约3.3亿元至3.25亿元,而上年同期则是盈利2.77亿元,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 魏薇摄

  收入下滑的原因主要是今年以来电影、电视剧、实景娱乐的综合收入均不及去年,其中跨期电影《云南虫谷》及《把哥哥退货可以吗?》收入同比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

王中军坦言,把一个企业做成百年老店不是那么简单的,前些年华谊兄弟的利润和营业额高速发展,而今天想的是能不能有足够的现金流活下去,把自己的公司扛过去,未来继续拍更好的电影。

  另一方面,公司股价下滑导致王中军质押股份一度触及平仓线,在及时补仓调整后,其质押情况有所缓解。

谈到收藏,王中军说,现在资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拿过来一些现金解决流动性问题。

  截至8月14日,王中军共持有华谊兄弟约6.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52%,其中累计被质押共计约5.7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64%,占其持股比例的91.59%。

“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但卖掉了我很开心。”王中军表示,“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个没什么丢人的。”

  关键问题还是在主业方面,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以来,华谊兄弟已经缺席了诸多重要档期,公司在主业重建和振兴上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实际上,《八佰》推迟上映影响不小,可以说华谊兄弟正处在上市以来最关键的时刻,王中军回归是一个好兆头,表明公司高层不懈努力的决心。

此外,王中军认为,中国不是到处都可以开电影小镇。“一个电影小镇体量一干就是几十亿,所以还是要谨慎。”王中军说。

  在论坛现场,王中军表示,谁都有冬天,但冬天一年只出现一次。

他在论坛中讲到,中国前十年经济高速发展,也养成了企业家过于浪漫、过于乐观,华谊兄弟在2009年上市,当年上市才6800万税后净利润,上了没几年就到了10亿利润。但面对这两年经济情况,恰恰使自己更要反思。

  曾豪斥3.77亿元拍名画

王中军表示,华谊兄弟开始提出做电影主题公园、电影小镇这个概念是在8年前,但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华谊兄弟努力了8年开业了3家,郑州的建业华谊电影小镇是第四家。用一个电影的IP把游客引进去,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效果好不好要靠时间来检验。最大的挑战是未来如何运营,游客进去怎样与文化互动起来。

  为了过冬,王中军开始卖画了。

老齐点评:华谊曾经一把好牌,现在打到稀烂,也确实让人痛心。不过思路还是对的,电影市场很容易看到天花板,而电影产业链,却有待深入开发。我们有那么多大IP,却无法形成生产力。最后导致电影行业只能靠天吃饭。华谊,光线作为电影行业的龙头,都在努力挣扎,但现在还没看到路。

  王中军有收藏名画的爱好,是业内皆知的。20多年前,他首次收藏的作品是一幅艾轩的油画,当时花费约1万余美元。在华谊兄弟上市后,王中军对艺术的狂热不减,他公开声称,这些年赚的钱都花到艺术品上去了。

  最轰动的莫属2014年王中军曾以人民币3.77亿元(含佣金)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拍下梵高的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简称:《雏菊与罂粟花》),这是当时中国藏家竞拍西方艺术品中的最高拍价,引发了巨大的舆论争议。

  2015年,王中军又以人民币1.86亿元(含佣金)的价格,拍下毕加索名画《盘发髻女子坐像》。

  2017年9月27日,王中军创办的松美术馆开馆首展从梵高到中国当代艺术,展品就包括《雏菊与罂粟花》和《盘发髻女子坐像》。

  不过,王中军透露,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拿出一些现金来解决现金流动性的问题。有朋友觉得你那么牛,在收藏界挺有名气的,怎么开始卖画了呢?我觉得没有什么丢人的,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是我的画,能卖掉我也觉得很开心。为了公司的安全,我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有什么丢人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