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香港买手店鼻祖Joyce 载思中环旗舰店

香港精品连锁买手店JoyceBoutique Holdings Ltd. (0647.HK)
载思集团回天乏力,在上半财年录得收入增长后。下半财年遭遇风云突变,仍未扭转销售颓势,同时继续维持亏损。

图片 2

Revolve上市首日股价大涨94% 市值几乎翻倍至24亿美元

无时尚中文网2018年6月15日:香港精品连锁买手店Joyce Boutique Holdings
Ltd.
载思集团在奢侈品市场大好的2017年非但未获得盈利改善,反而加剧亏损,显示全球买手店行业衰退行情恶化。

截至3月底的2019财年,载思集团收入下滑2.1%至8.424亿港元,而上半财年收入增幅7.0%。该公司在中期业绩时曾警告,10月份开始行情又转悲观。

Joyce去年净亏损约2229万港元,已经是连续4年亏损

据时尚商业快讯,美国网红电商Revolve上周五正式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首日收盘股价大涨94.4%至34.65美元,市值则较最初的12亿美元几乎翻倍至23.27亿美元。Revolve创立于2003年,旨在为全球年轻时尚的消费者打造一个多品牌的时尚购物平台,去年销售额大涨24.8%至4.98亿美元,净利润增幅更高达500%至3070万美元。深有意味的是,被称为中国网红第一股的如涵控股上市仅两个月,市值累积跌幅已超过70%,从最初的10亿美元缩水至2.66亿美元。

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2017/2018财年,香港精品买手店鼻祖录得5,472.5万港元净亏损或每股亏损3.4港仙,较2016/2017财年4,185.4万净亏损或每股亏损2.6港仙加剧近31%,连续三年录得亏损,亏损总计1.746亿港元。与此同时,该集团连续四年录得收入下滑,过去一年收入跌幅9.8%,由9.544亿港元减至8.607亿港元,唯较2016/2017财年19.1%的跌幅大为收窄。

全年亏损尽管收窄59.3%,由5,472.5万港元净亏损改善至2,229.2万港元。至此,作为香港买手店鼻祖,该公司的连续亏损年份增至4年,而营业额持续下滑年度增至5年。

作者 | 周惠宁

LVMH首席财务官称CHANEL估值已达1000亿欧元

Joyce Boutique
表示,香港零售业连续两年负增长,情况并延续至财政年度上半财年,下半年销售有所增加,故销售跌幅收窄,虽经营成本有所下降,但销售和利润令盈利状况受到拖累。

香港公司表示,鉴于中美经济及政治紧张、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及人民币转弱,集团预期短期内经营环境会越来越具挑战。上述因素预期会继续打击中港消费者在奢侈品零售方面的消费意欲及开支,此外,电商定价较低所带来的竞争、黄金地段店铺相对高的租金水平及店铺未能以可持续条款续租的风险,均会增加集团的运营及盈利压力。

买手店模式持续遭遇挑战,继10 Corso
Como败走中国市场后,又一买手店陷入困境。

自创意总监Karl Lagerfeld在今年2月去世后,关于CHANEL将被Louis
Vuitton母公司LVMH收购的传闻再度甚嚣尘上,LVMH首席财务官 Jean-Jacques
Guion在上周的分析师们的闭门会议中回应道,以CHANEL当前的业务规模,估值已逼近1000亿欧元,远不止媒体们所猜测的500亿欧元,这对任何买家来说都是一项巨大的挑战。

上述用宏观消费环境解释的理由很难站得住脚,甚至是错误的。统计处的数据显示,香港零售业自2017年3月份已经开始转正,并在股市和经济增长情况下愈走愈强,而2018年首季度即Joyce
Boutique2017/2018财年末季,香港零售业更是暴涨14.3%,而Joyce Boutique
业务所处的三大行业均有强劲表现。无时尚中文网数据显示,今年1-3月,香港零售业服装业销货价值大涨16.8%;百货公司货品大涨13.2%;鞋类、有关制品及其他衣物销售增长17.3%。

由Joyce Ma 马郭志清创立于1970年的Joyce Boutique
见证了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变迁和经济腾飞,大量独立奢侈品牌进入大中华市场,几乎均有赖Joyce
Ma 的引入。

据时尚商业快讯,香港精品买手店Joyce
Boutique载思集团于近日发布重组方案,控股公司的注册地则由百慕达改为香港,未来会以香港作为管理和运营的基地在重组生效后,Joyce
Boutique的上市地位将被撤销,由新控股公司取代,以介绍形式于主板上市,计划股东将持有同等权益的新公司股份。

Gucci母公司将解除与YNAP的合作关系

报告期内,Joyce Boutique
香港业务营业亏损加剧至5,065.8万港元,较2016/2017财年同期3,177.8万港元加剧60%,而收入则有6.5%的跌幅,由8.170亿港元跌至7.636亿港元。

不过在过去10年,由中国暴发户一代托起的奢侈品行业消费群体已经发生巨大变化,近5年,透支及啃老一族的加入,更是让高端消费行业的半数消费群体彻底改变。

图为Joyce Boutique去年主要业绩数据

Gucci母公司开云日前发布声明,鉴于亚洲电商市场的潜力愈发显现,集团决定解除与Yoox
Net-a-Porter集团的合作关系,于明年第二季度将电商业务收归自主经营,双方曾于2012年成立合资公司经营电商业务。开云集团首席客户兼数字官GrgoryBoutt表示,未来旗下品牌会通过官网以及与第三方电商平台的特许经营业务来扩大在线销售的份额。据数据显示,2018年开云集团在线零售收入为6.26亿欧元,占总收入的4.7%。

截至3月底,公司于香港共经营25间门店,其中包括3间JOYCE
门店、1间位于国际金融中心连卡佛百货内的JOYCE pop-up
门店、8间代理的单品牌店、12间JOYCE Beauty 美容店和1间JOYCE Warehouse
奥莱店。

与Joyce Boutique
一样,曾经承担发掘和扶持独立设计师及品牌的欧洲三大精品买手店悉数走向没落甚至消亡。巴黎标志性独立买手店Colette
于2017年底关闭、伦敦标准性独立买手店Browns在2015年宣布卖身英国电商Farfetch
Ltd. (NYSE:FTCH) 、 米兰标准性独立买手店10 CorsoComo 运用实体公司Dieci
Srl 在2015年同样宣布申请破产保护。

在发布重组计划的同时,Joyce
Boutique也公开了去年全年业绩,在截至3月31日的财年内,Joyce
Boutique收入下滑2.1%至8.424亿港元,净亏损约2229.2万港元,虽然较上一财年的5740万港元亏损有所收窄,但已连续4年录得亏损,共亏损了近2亿港元。

Prada加速渗透中国市场获看好 股价大涨逾2%

中国内地市场2017/2018财年营业亏损243.7万港元,较2017财年367.4万港元营业亏损有所收窄,但收入则暴跌30.4%至9,068.1万港元,2017年为1.302亿港元,期内内地市场合共运营6间门店,包括2间JOYCE
门店、2间JOYCE Beauty 门店和2间JOYCE Warehouse 门店。

2019财年,载思香港市场业务亏损大幅收窄,由5,065.8万港元改善至1,459.2万港元,主要因关店令经营成本下降,同时刺激现有门店效率改善。期内,香港业务收入下滑2.5%至7.442亿港元,2018财年为7.636亿港元。去年香港业务毛利率大幅改善140个基点。

期内,Joyce
Boutique在中国香港的业务收入下跌2.5%,占总收入的88.3%,营业亏损收窄至1460万港元。中国内地部门收入较去年增加7.3%,主要得益于同店销售的增加,营业亏损为240万港元,主要受与一商场提前终止租约而产生的和解金额影响。集团与奢侈品牌Marni
的合作股权投资的销售及毛利率均下跌,亏损为190万港元。

Prada在上海的2020男装春夏大秀才刚刚落下帷幕,京东上周六就宣布正式展开和奢侈品牌PRADA的合作,PRADA集团旗下三大品牌Prada、Miu
Miu和Car
Shoe计划于京东618期间官方入驻,同步上线的还有其2019秋冬新品。自6月起,Prada和Miu
Miu两个品牌也开始入驻中国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发售。在一系列举措刺激下,Prada上周四股价收盘大涨2.05%至22.35港元,市值约为572亿港元。

截至2018财年末,Joyce Boutique于香港元朗开设1间JOYCE Beauty
美容店,并于2017年12月在上海及成都的连卡佛百货各开设1间JOYCE Beauty
专柜。

内地业务去年收入增加7.3%,由9,068.1万港元增至9,733.4万港元,营业利润录得6.9万港元,而2018年同期亏损243.7万港元。内地市场盈亏平衡,主要受益于570个基点的毛利率提升,期内当季正价产品销售增加,而存货变现占收入比例降低。

Joyce
Boutique在财报中强调,过去一年集团主要通过丰富产品种类和提升消费者体验来推动销售增长,同店销售也因此有所提升,而整体收入的下滑主要受期内部分门店的关闭影响。据财报数据,2018年该集团的最低租金费用约为2亿港元,或然租金则为1679万港元。

传百丽计划最早于本月底分拆运动业务单独IPO

Joyce
Boutique表示内地门店销售额普遍下降,部分门店结业造成收入大跌,而旧货变现占收入比例较高,令毛利率重挫460个基点,亏损收窄则因结束表现欠佳店铺刺激,而亏损的主要原因为上海IAPM
商场JOYCE
门店的亏损性合约作出拨备回拨580万港元,就撤店问题,公司已经与业主达成庭外和解。

截至3月底的财年,集团净关闭5间门店至34间,包括位于香港的21间门店(3间多品牌JOYCE
门店、1间位于IFC 连卡佛的JOYCE 专柜、6间单品牌门店、10间JOYCE Beauty
门店和1间JOYCE Warehouse 门店),以及于中国内地的6间门店(2间多品牌JOYCE
门店、1间单品牌门店、2间JOYCE Beauty 门店和1间JOYCE Warehouse 门店)。

为进一步提升经营成本效益,集团还趁在大中华区的旧存货变现增加,关闭了1家JOYCE
Warehouse店,台湾仅剩的一家Marni门店也于去年8月正式停业。

据彭博最新消息,中国最大鞋履零售商百丽国际控计划将旗下运动业务在本月底正式提交赴港IPO申请,预计募资10亿美元约合78亿港元。2017年4月,高瓴集团、鼎晖投资及百丽控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于武和盛放组成财团以531亿港元私有化百丽集团,同年7月27日,百丽集团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正式退市。

持续亏损下,公司继续减员,由2017财年的414名雇员减至399名。

此外,集团与意大利Marni Group S.r.l.的合作股权投资
(集团持有49%)于香港经营6间Marni
门店。该业务去年销售和毛利率双双下滑,并录得190万净亏损。

截至报告期末,Joyce
Boutique在全球共拥有34家门店,其中有21家位于中国香港,另有7家Marni门店。该集团在中国内地的门店数则为6家,包括2家多品牌JOYCE店、1家单一品牌店、2家JOYCE
Beauty店和1家JOYCE Warehouse店。

香港买手店Joyce去年亏损逾2000万港元 将进行重组

截至周五,Joyce
Boutique市值不足5亿港元,在港股成交量极其清淡。集团表示,鉴于业务前景依然不明朗,集团计划减少营业亏损,尽管赴港游客增加推动零售增长,但香港作为奢侈品购物胜地,仍需面对越来越多亚洲市场竞争,要令反弹持续不易,另外购物黄金街区租金相对收入仍高企,而在线市场发展打击本地零售业,公司所处的高级时装零售界面临种种挑战不容低估,压力不会轻易消失。

尽管持续亏损,但与大部分经营保守的香港零售商一样,载思财务状况仍然不错,2019财年末,拥有3.494亿净现金,无银行借款及负债。

Joyce
Boutique由郭志清与丈夫马景华于1970年创立,主要通过旗下门店发售自营品牌以及Alexander
McQueen、Alexander
Wang、Balenciaga和DIOR等国际设计师和奢侈品牌的时装、化妆品及配饰等,于1990年10月16日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是香港最早的买手店之一。

在截至3月31日的财年内,香港精品买手店Joyce
Boutique载思集团收入下滑2.1%至8.424亿港元,净亏损约2229.2万港元,已连续4年录得亏损。该零售商于近日计划向股东提出重组方案,在重组生效后,Joyce
Boutique的上市地位将被撤销,由新控股公司取代,以介绍形式于主板上市,控股公司的注册地则将由百慕达改为香港。

美国Voluspa香薰蜡烛 蕾丝玻璃杯

与欧洲三大买手店不同,Joyce Boutique
背后金主实力雄厚,该公司目前由吴光正家族持有,该家族控制着会德丰有限公司(0020.HK)、九龙仓集团(0004.HK)、九龙仓置业投资地产有限公司(1997.HK)
以及The Lane Crawford Joyce Group 连卡佛载思集团。

2000年,会德丰斥资2亿港元买入51%的控制性股权。2003年3月会德丰将所持的股权转让予吴光正家族信托,目前持有Joyce
Boutique
51.99%股权,而马景华则持23%股权,为第二大股东。2007年11月19日马景华、马郭志清及二人的女儿马美仪一同辞职,转任非执行董事,由吴天海接任非执行主席。

Guess第一财季亏损2140万美元

复古时髦气息 增添家居情趣

来源:本土零售观察 作者:陈一飞

除Joyce
Boutique外,会德丰集团旗下还拥有高端买手店连卡佛。据福布斯最新数据,吴光正目前身价108亿美元,在2019年香港前50大富豪榜中排名第7,不过较去年缩水22亿美元。

在截至5月4日的三个月内,Guess收入同比增长3%至5.367亿美元,净亏损则从上年同期的2120万美元扩大至2140万美元。期内品牌在美国的收入增长5%至2.226亿美元,欧洲市场销售额增长2.2%至2.1亿美元,在包括中国的亚洲市场销售额增长1.3%至8510万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另一家香港多品牌零售商I.T集团的业绩表现也不容乐观。据时尚商业快讯数据,在截至2月28日的财年内,I.T集团总营业额同比增长5.4%至88.32亿港元,逼近90亿港元,毛利润上涨5.9%至56.4亿港元,净利润增幅则较上一财年的37%大幅放缓至2.8%,录得4.44亿港元。

lululemon将于周三盘后发布财报 利润或大涨逾27%

目前,I.T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自创品牌分部,该部门的收入同比增长5.7%至52.19亿港元,占总收入的60.5%,国际品牌收入增长4.1%至33.32亿港元,占总收入的38.6%,特许品牌销售占比虽然最小,但已成为主要的增长引擎,销售额同比大涨33.7%至8100万港元。

加拿大瑜伽运动服饰品牌lululemon将在周三收盘后发布第一季度业绩报告,预计收入将同比大涨16.2%至7.55亿美元,净利润则大涨27.3%至每股0.7美元。有分析表示,lululemon在过去几年所做的努力以及获得的成功是其它竞争对手无法复制的,近三年来该品牌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7%,收入年复合增长率则为16%,去年第四季度lululemon的利润增幅更高达39%,收入增幅为26%。

I.T集团在财报中表示,整体业绩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同店销售的增加和门店网络的扩张,但总成本也随之增长5.88%至81.2亿港元,显露出时尚零售的艰难,其中售出存货成本为31.27亿港元,雇员成本15.31亿港元,租金成本14.81亿港元,广告及宣传成本2.68亿港元。截至报告期末,I.T集团共拥有7760名员工。

YGM贸易发布盈利预警 预计年度税后利润大跌

实际上,买手店模式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已出现在欧洲,但中国内地直到上世纪末才出现买手店业态。自2010年起,欧洲、美国的买手店行业已逐渐衰退,关店和卖身比比皆是。2017年起,买手店模式更到达了一个标志性的转折点,先是巴黎标志性买手店Colette决定停业,意大利买手店10
Corso Como北京店也于同年关闭,并于本月初正式离开中国内地。

YGM贸易发布盈利预警,预计3月止财政年度除税后利润将较上一年度的1.51亿元大幅下降,主要受出售Aquascutum获得的一次性净收入已于上年度列账影响。YGM于2017年将英国品牌Aquascutum雅格狮丹以1.2亿美元出售给山东如意控股集团,目前旗下品牌包括MICHEL
RENE、Guy Laroche、Charles Jourdan、Ashworth以及J.Lindeberg等。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2010年起中国内地买手店开始激增,以上海为例,2014年上海约有买手店70多家,到2016年约80个新买手店品牌入驻上海,买手店总数接近300家。除了上海、北京、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杭州、成都、重庆、南京等城市也开设了20至50家买手店,大部分三线城市也都新增了1至10家不等的买手店。全国买手店数量达1000家只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估计。

周大福去年销售额大涨近13%

对此,有分析师认为从目前国内的零售大环境来看,买手店业态不会消亡,但从商业角度而言,买手店已不是创造利润和品牌营销的最佳选择,剩下的是对传统的保留、艺术的展示、独立设计师的刚需。

在截至3月31日的12个月内,周大福营业额同比大涨12.7%至666.61亿港元,净利润则大涨11.8%至45.77亿港元。报告期内,集团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及澳门的同店销售分别录得3.4%及8.7%的增幅。周大福表示,业绩的增长主要受新增零售点及黄金产品表现强劲提振。

不过,买手店在消费者心目中的身份已经发生转变,据悉,连卡佛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对KPI的估算方法作出了改革,变为NPS打分模式,这是一种从消费者角度出发的算法,除销量外,考量维度还包括消费者服务、店铺氛围等不直接与销售效率关联的元素。

先施表行预计2019年度亏损将扩大一倍

有分析认为,未来会有大量百货、零售业转型进入买手店这一业态,这一批买手店将主营已成熟运营的的国际轻奢和设计师品牌,拼的是背后的供应链和商品资源,是性价比和商品丰富度。此外,能否融合线上线下也会成为关键点。

先施表行日前发布盈利预警,预计公司在截至2019年3月31止的年度内继续录得亏损,或较上年度的亏损净额大幅增加约100%。该公司指出,有关亏损净额的扩大主要受财务资产公平值变动亏损影响。据瑞士钟表联合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瑞士手表对最大市场中国香港的出口额同比减少3.9%,对中国内地的出口额则录得5.5%的跌幅。

时尚行业正在经历的变革是结构性的,消费者的购物习惯也发生很大的改变,新技术推动的浪潮不再是个体力量所能抵挡的。眼下实体零售业都在经历来自线上的巨大冲击,商业模式本就不牢固的时尚买手店更是变得不堪一击。与此鲜明对比的,是奢侈品线上零售电商的疯狂增长。

Gap计划在到2025年将完全采用可持续方式生产的棉花

可以肯定的是,在竞争愈发激烈和消费者喜好多变的背景下,如何通过消费体验及更符合细分需求的产品与服务来争夺更多市场份额将成为取胜的关键。

美国服饰集团Gap上周五宣布,集团在2025年前将从更可持续的来源获取所有棉花材料,目前已经通过研发更节约的灌溉方式为农民提供技术支持,旗下品牌Gap、Old
Navy和Banana
Republic会陆续在2011年、2022年和2023年实施该计划。据悉,棉花是最消耗水资源的作物之一,
1条牛仔裤在整个制造周期中平均使用1600加仑水,其中64%用于种植棉花。

耐克任命Kohl’s前高管为首席数字信息官

美国运动服饰巨头耐克上周四表示,已聘请Ratnakar
Lavu为其首任全球首席数字信息官,任命将于6月17日生效。此前,Ratnakar
Lavu是Kohl’s百货的首席技术和信息官。上任后,经验丰富的Ratnakar
Lavu将帮助耐克更好地推进和落实数字化战略。在BrandZ公布的全球最具价值品牌75强报告中,耐克是唯一入选的运动服装公司,并以474亿美元的品牌价值排名第5。

Balmain时装秀1500张门票5分钟内售罄

据时尚商业快讯,早前宣布将以音乐节形式在巴黎街头举办2020春夏男装秀的法国奢侈品牌Balmain于周六开售音乐节门票,5分钟内1500张门票迅速售罄。据悉,此次音乐节由Balmain创意总监Olivier
Rousteing策划,现场所得捐款与销售收入将捐助艾滋病慈善机构RED。

亚马逊发布首个The Drop系列

亚马逊于上周发布第一个The
Drop时装系列,由社交媒体上有影响力的设计师Paola
Alberdi设计,她在Instagram上拥有100万粉丝。该系列包括连衣裙、衬衫和其他服饰,但只在亚马逊的应用程序上发售30小时。亚马逊还推出了一项名为StyleSnap的新功能,该功能利用图像识别功能,可以从消费者上传的照片中识别服装。

阿里巴巴合伙人名单增至38人 蒋凡入列曾鸣退出

据阿里巴巴集团2019财年年报显示,阿里巴巴合伙人人数增加到38名。阿里巴巴研究员蒋江伟、淘宝兼天猫总裁蒋凡新进入合伙人名单,阿里巴巴总参谋长曾鸣则从名单中退出。其中日本软银持有阿里巴巴集团25.9%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此后依次为雅虎基金Altaba持股9.4%,马云持股6.2%,蔡崇信持股2.2%。

Headlines of Today

Chanel is worth nearer to 100 billion euros than the 50 billion euros
that some analysts have estimated, so its unclear who might be
interested, LVMH managers told analysts at an investor day in Paris this
week.

Revolve Group Inc.’s stock opened with a bang, and continued to rise 94%
in its public debut.

Kering, owner of brands including Gucci, will tighten its grip on its
e-commerce operations, focusing on its own branded sites to sell its
luxury products or ventures where it can control its image and client
data.

Guess increased total net revenue for the first quarter 3% to $536.7
million, compared to $521.3 million in the prior-year quarter.

Athletic apparel manufacturer and retailer Lululemon Athletica is set to
release first quarter earnings results after the close on Wednesday.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每日时尚要闻 ID:FashionNewsDadily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