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炎热的夏天,行道树上知了在不耐烦地聒噪,五岁的我站在音像店旁边,满面糊着汗水和路上的扬尘。小城的娱乐不发达,家里刚刚买了影碟机,爸爸妈妈在音像店里转,最后翻到一部动画片,看到封面,一乐,给我买了下来。厚厚的一大堆碟片,约莫二十来张,我小心地捧着,念上面的字,“樱桃——小——丸子——是谁呀?”
“是不是和你长得很像?”他们笑了。真坏。那时候我被他们逼着剪了一个丸子头。我本来想留长头发的。

从完治开始吧。

“丸子!”“丸子!”“丸子!”

 她,就是东京。
日复一日,当夕阳抹红天际线,东京塔被罩上一层光晕,在这个喧闹世界的某一个楼台,是否会有这样一个女孩静静凝望着远方的苍穹,细数着珍藏的回忆,沉思着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尽管这段岁月布满了伤痕,尽管物是人非,时过境迁,那段故事仍然是一颗熠熠发光的宝石,完好地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角落,在感到寂寞时便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眼前。却又像一把微小而锋利的尖刀,轻轻在心口处割划着伤痕,隐隐作痛。
那是段轰轰烈烈的故事,是段能够让人泪流满面的故事,是段经过岁月洗涤后仍会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它,属于东京。
赤名莉香,爱笑,活泼,体贴,勇敢,仿佛永远能给人带来阳光。这个诞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女一号,却成为二十年来我心中最富有特色的角色。她和完治的感情,也是一段凄美的爱情童话,尽管这个童话并不长久,这个故事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走向圆满的结局,然而,它终会成为永恒的经典,在人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莉香等待了完治太久,无论是独自在寒夜里连续几小时的等待,还是在感情出现裂痕后一如既往的执着。然而最后她选择提早登上列车,踏上了那条仿佛早已注定的离别的宿命。那一刻,莉香不再等待,并不是意味着已经放下,只是不再侥幸期待着完治经过万分犹豫和煎熬后做出的抉择。莉香终究还是选择了离开,即使这会让她心如刀绞,会让她撕心裂肺。在前行的列车上,看到和完治一起看过的照片,点滴的回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泪水如泛滥的洪流一发而不可收。莉香是爱笑的女孩,开心时笑,难过时笑,委屈时笑,甚至当代替完治说出分手的时候也笑,她给自己加了太重的包袱。她习惯用微笑承担一切,这种微笑,有时会给人力量,有时却比哭更让人绝望和心碎。然而这一刻,当独自一人坐在分别的列车上,她哭了,泪流满面。不是所有的情景都能伪装出笑容,曾经的回忆只能珍藏在心底。
多年已去,莉香仍然独自一人,行走在爱的理想世界。当她仰望头顶的星空,回忆起对完治说过的话,“喜欢的感觉从开始的一瞬间,是不可能消失的。这都会变成你活下去的勇气,成为你在黑暗中的一道曙光。”莉香也会这样一直坚持下去,不管在做什么,永远是她自己,干净,纯粹。她会永远成为人们心中的天使,在脱离现实的理想世界里,带领着人们去追逐,去流浪,去寻找和坚持最真实的自我。
一部好的作品之所以有强烈的感染力,让人能够跟随其中的角色而感受喜怒哀乐,是因为人们会在作品当中找到现实生活的影子,产生自我的代入感。莉香和里美,是两种性格的极端,现实中的人往往是莉香和里美的混合体,只不过有的人身上莉香的成分更多,有的人身上里美的成分更多。我们在看他们的故事的同时,仿佛也读到了自己的故事,自己生活中的莉香和里美。东京爱情故事打动人心之处,也正在于此。
“丸子,丸子,丸子”这是我最喜欢的台词,不管你怎么回答,我只是想这样叫着你的名字。那真是无比甜美的一幕,会让人跟着情不自禁地傻笑。如果永远定格在那一幕,该多好。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
Good
evening,heartache.这是全剧出现频率最高的一段配乐,每次悠扬的琴声响起都恰到好处。听到这美妙而略带伤感的旋律,总会不禁想到这段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想到赤名莉香。她,就是东京。

我至今还记得那个夏天的味道,我手里拿着快要化掉的冰棒一屁股坐在空调房凉凉的地板上,把碟片塞进影碟机,打开电视。瞪大了眼睛。
“我姓樱,叫桃子,现在读小学三年级,因为我个子小,所以大家都叫我小丸子,我的名字本来有樱桃两个字,大家就顺理成章叫我樱桃小丸子……”
配着嗲嗲的台湾腔,一个圆圆脸、丸子头、白上衣、红裙子,脸上两朵红晕像两朵忽闪的小火花,古灵精怪的小眼睛左右转转,成天都在胡思乱想的小女孩就这样从屏幕里跳出来,占据了我的童年。那段时间,我每天的话题都是小丸子,一套碟片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永远蠢到神经脱线,永远笑得没心没肺,可是总是看不厌。私下里学小丸子嗲嗲地叫“爷爷”“爸爸”“妈妈”“姐姐”,过年的时候学着小丸子美滋滋地一张一张地数压岁钱(尽管知道都会被妈妈收走),在房间里乱丢东西弄成狗窝的样子学着小丸子的语调向爸爸妈妈耍赖皮——真的好喜欢小丸子哦,喜欢到偶尔也觉得不留长头发吧,丸子头也好可爱。
最后,快弄不清楚是我像小丸子,还是小丸子像我。比如把最好吃的东西留到最后吃的习惯,是我学了小丸子,还是小丸子恰好和我的习惯一样呢?
喜欢小丸子并不富裕甚至可以说有点儿穷、可是无比温暖的家庭。爷爷有点痴呆但宠着小丸子。爸爸妈妈严厉但也温柔。每天都要和姐姐吵架的小丸子,到了情人节,最贵的巧克力还是和姐姐分着吃。喜欢小丸子的一大帮搞笑好玩的同学。带着瓶底眼镜的丸尾班长在小本子上登记着支持人数,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给他投一票;小玉温柔可爱,也常常会因为小丸子这个损友遭殃;花轮同学顶着一头夸张的摩丝,遇到谁都喊宝贝儿,曾被小丸子捉弄到用丝巾来包青蛙;暗恋花轮的晓子同学生怕有人跟她来抢,向小丸子提出挑战。甚至喜欢上片头曲里陪小丸子一起旅行的两只兔子,她们恬静地睡着,乘着一千零一夜里面那样华美的小船在泛着月色的海面上漂流,流星坠落下来,掉进海里。
爸爸妈妈陪我一起看,片尾曲放“噼里啪啦”的时候,我总是很开心,甚至有些手舞足蹈,妈妈笑着说,“你也站起来和他们一起跳呗。”
——大概我是小丸子满脸黑线的样子。

一个努力从乡下打拼来到偌大的东京的年轻人,来东京是为了更好的人生,也为了和学生时代的玩伴再次聚首,甚至他是带着追求里美的目标来到东京的。可是他来东京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赤名莉香。一个上天赐给他的礼物,一份他没有花一点点努力就得到的爱情,一个在他看来永远不会悲伤,也不会认真的女孩子。他不知道如何珍惜这样的女孩子,因为他完完全全的被动,而他的人生里已经习惯于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得到他想要的,他会很努力的追求,得到后也会很珍惜,所以他永远对于里美敞开心门,那是他以为的靠自己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得到的爱情。而他自始至终都不明白莉香为什么喜欢他,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女孩爱的很热烈,而自己不能辜负他,他被感动,被笼罩,被压迫,最后释放。爱情里的事情,向来都没有错可言,只是他的优柔寡断,伤害了太多人。他一直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真实。用道德来束缚自己,可是又一方面无法斩断对里美的情丝,所以最后他给自己无数的借口,放弃了莉香,得到了里美。

她这样用力的叫过他的名字。笑得,那么开心。
但也终于,曲终人散。这样聪慧的女子,怎会不懂如何好好爱一个人,又怎会不懂如何更好的爱一个人。如果这样他是快乐的。
全心全意的爱,若没有全心全意的回应,不如放手,于是,她搭了另一班车,不如
不见。
留有余地,抽身离去。
再一次见面,她还是大声的喊他的名字,然后用力挥手用力地笑。再见,再也不见。

小丸子的发型,我最后留了十八年。
六年级升学的那个暑假,我最后一次看我的《樱桃小丸子》,还是很好看。笑到要出眼泪。
后来搬家,那套碟片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现在想是很可惜的事情,没有记错的话那应该是我的第一套动画碟片。
小丸子也一直在连载。出了一千集的纪念,也出了好几部剧场版。昨天晚上重新打开来看,先看了最近的,又打开了第一集。
“我姓樱,叫桃子,现在读小学三年级,因为我个子小,所以大家都叫我小丸子,我的名字本来有樱桃两个字,大家就顺理成章叫我樱桃小丸子……”
4:3的画面,有点粗糙的画风,独白响起的时候,却快要哭出来,那个夏天的气息一下子从记忆深处全部涌来。小丸子曾经带给我童年多少的欢笑啊。一集集看下去,不知不觉到凌晨一点多。

我从没这样讨厌过一个男人,想来大概是因为他太软弱吧,不爱又不敢说,爱也不敢追。当时以为如果他早来几年东京,会不会和莉香就很完美的在一起了。然而,他的性格自始至终都改不掉,而莉香也不会喜欢那个来了东京好几年的完治了。

这样的女孩,真好。永尾完治,可惜他不懂。十足的笨蛋,十足的善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你难道不知道她有多爱你么,你难道不知道她会一直一直地等你么,你难道不能不要那么犹豫告诉她你喜欢她。
所以,你不配。

永远不会长大的小丸子,这么多年了还是三年级,而我,从比小丸子还小的年纪到了读大学的年纪。但是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小丸子。我不可能永远都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但是,我可以大胆地保证,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四十年后五十年后,我还是会一样喜欢小丸子。

再到里美。

我喜欢。她一遍一遍喊他的名字,那么喜欢那么开心。

我觉得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想——
她所有的无理取闹、神经脱线、胡言乱语、邋里邋遢、好吃懒做都可以令我容忍。
因为,那就是我呀。

她是一个心智很不成熟的女孩子,她一直在做感动自己的事情,并且总是把自己放在受迫害的位置。她默默的喜欢一个她得不到的男孩子,五年她以为很长了,但他从来没想过她喜欢的只是一个幻象,她把这份所谓的五年的爱恋当作武器和凭借,在和三上一起的时间里,不断的自我感动和自我伤害:她以为她喜欢她五年了,而他也喜欢她,那他就必须爱她,任何一点的背叛和谎言都是不可饶恕的,但她软弱啊,她只会忍耐,和被动受伤害。她知道完治喜欢她,她把他们之间的友谊无限放大,当作她依赖他的凭借。她对于完治的感情,从来都分不清是爱情还是友情,对感情极度缺乏敏感,他对于三上的感情,无非是年少时的旧梦,感动了自己五年,在眼前的时候是一定要把握的,但是她从来没有考虑过这样的梦出现在现实里又是怎样的光景。

小丸子是一个女孩子在长成少女之前所有的天真烂漫的刻印。

她的的确确伤害了莉香,用一种抛弃了道德感的方式,用她所谓的对完治的爱和完治对她的爱来做武器,她无所畏惧,也让人厌恶。

接下来是尚子。

一个富家千金,人生被安排了二十多年,活在一个童话世界里,自以为筑起了高高的壁垒,可是三上抽着烟,主动跟她搭话的那一刻起,她所有的心理防线就崩塌了。之后的若即若离,不过是她不得不进行的心理抗争。她是喜欢三上的,但她明白这样的喜欢和她的生活是完全不兼容的,她在继续活在不喜欢的优渥生活里与和喜欢的人过着动荡的生活里选择了后者,用了极大的勇气,在最后几乎木已成舟的蜜月旅行里给了童话世界最后一刀,然后带着逃亡者的决绝来到三上身边。她很勇敢,也很幸运,重点是,她很明白自己是谁,自己未来的生活是怎样的,也明白自己爱谁,而那个人到底是怎样的。

尚子大概是整部剧里,和每一个普通人最接近的角色了吧,虽然她高于大多数人,但是却是大多数人可以企及的位置。

再到三上。

一个深情的浪子,这样的角色在渡边信一郎的作品里往往是主角的。他比完治成熟,他明白自己是什么,也明白自己到底喜欢谁,虽然这样的转变可能比大多数人的频率要快,但是他能把握自己的情感。他不会用道德感来约束自己,他的生活里只有情感,无论是长久的偷偷喜欢里美的深情,还是一个一个在床上的女孩子的情欲,还是最后希望拯救尚子的爱情,他从来不以为感情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他爱里美,但是他的天性注定了他无法继续下去,他把爱情和欲望分的很开,但是里美终于还是接受不了,被抛弃的那一瞬间,他的绝望是大过里美的,但是他的决绝也同样大过所有人的。他和莉香的区别就在于,他可以放弃爱不上的人。所以他自始至终都明白莉香,也心疼莉香,好像在心疼他自己。还好,他有了一个好的结局。

最后是莉香。

一个只可能存在于梦里的女孩子,她对爱情的热烈,对爱情的认真,对爱情的严肃比任何人都强。她喜欢过很多人,但最后都没有结局,但至少是无疾而终。对于完治,她输的很彻底,认识他的一开始,她就对这份爱情抱有极大的期待,她充满自信,可以用自己的好,在完治的心里胜出,挤掉里美的位置,所以她一直做啊,一直努力,但她从来不知道完治想要什么,她不断的渗入完治的生命,不断的填补他们的空缺,但是她做不到,永远。里美的若即若离,让她的每一点努力都化为对完治的压力。她不该爱上完治的,她从完治那里永远得不到让自己死心的信息,所以她继续付出啊,继续爱啊,一次次被完治驳回后还是热烈啊。好累啊,她是完全明白了完治的,可是她却太高估自己的爱了,她永远替代不了里美的位置。她是一个情感上有道德洁癖的人,她不愿意伤害任何人,所以这样一个残酷的感情修罗场,她一个人默默承受着所有的伤害,自始至终都保持微笑。假装像一个可以忘掉一切的孩子,把所有的伤害都装进心里,努力掩藏,努力忘掉,最后终于到了临界点,她输了,在回东京的火车上,第一次像成人一样哭了。她对于这份爱情往后的一辈子都想好了,却再也没有机会实现,因为她再也遇不到完治了啊。

丸子,丸子,丸子。最温柔的六个字,也是最绝望的六个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Ushuai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