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28集完了,大boss终于对面现身了,其实这个版本跟漫画版还有有点区别跟修正的。因为加入了新的人物,自然就有些要改动咯。

逆时营救

我的父亲是个退伍军人——这样介绍,意味着他已经去世了,不然我会说我爸是退伍军人,你看,这样多亲切,而不是如此公事公办,无动于衷。不过,即使他健在,我也会这样叫他,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退伍后,回来做了我们镇农技站的副站长。我对此很是好奇,因为比他晚几年去的二军子他爸,退伍回来后啥都没安排,现在在苏州虎丘那打工,还是战友介绍的,一年也回不来几趟。我问我妈,我妈说那肯定是你爸在军队里表现好呗。

我妈早从外面冲了进来,她一连声地要我忏悔说以后再也不敢这么晚起床了,看我无动于衷,就一个劲地向我使眼色,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可是我偏不。

  在大boss——这个自己想成为超越神的存在的“人”(我会有想起碇真嗣他爹)面前,所有炼金术都不起作用,而斯卡的却没有失效,这个也是为了推动情节需要吧,下集应该找个理由来圆了这个可以最终解救主角的设定(应该是的)。而在这里,麟成为了人造人greed,应该算才真正的用上了这个角色了吧(以前都如小角色般的小打小闹,以至于我都不晓得他的出场是为什么)

从整体来讲,逆时营救没有去设置一个大的背景,没有一个大的要去完成的使命,而是选择以母子情感为触发点,把剧情往前推,做一个有清晰的完整的架构的故事,整片看下来是很好的达成了。

我妈说我爸好,这真伤害了我。他在军队里好几年,家里就我和妈两个人。开始我还很盼望他回来,可是他回来连糖都不带,更别说二军子他爸第一次回来,就给他和他哥大军每人带了一个刮刮新的军用帆布包。第二次回来,我的天啦,竟然每人带了一个绿滚滚的军用水壶,上面的帆布带都没有拆开。我就向我父亲要,因为二军子他俩太嚣张了,他鼻子里哼了一下,走了。有一年回来,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他说是火车晚点了,余下的就不肯解释,好像解释了我们也不懂一样。我妈抱怨他也事先打个电话,搞得好像要突击检查一样,说着,她脸上还泛起了红晕。这么个风骚的幽默,我爸却毫不恋战,竟然指着我的鼻子吼道:“这么晚才起床,还像个人样吗?”

她看我不哭不闹,像睡着一样,连口水都吞了下去,就猛地推开像公交车一样的他,抱起我,说不要打了,再打就打死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她脸上满是眼泪,才哇地哭起来。他像从战场上刚回来,坐在椅子上,手舞足蹈地说他部队里谁捣乱,不守规矩,他就是直接扇耳光和踢上去的,意思是要我妈收起她的那一套润物细无声,要我接受他的血与火的锤炼,否则我就会成为暑假还睡懒觉的社会主义渣滓。

  总之这集应该是高潮的一点序幕,给了我们兴趣来猜测接下来他要揭开的一些东西。然后猜猜结局,要么是狗血的大团圆,要么是迷迷糊糊的似乎圆满却未圆满的结局,因为毕竟还要留点悬念来备用。

从演员来讲,华哥狠戾的眼神印象深刻,杨幂三个角色诠释是层次分明的,随着第二个第三个杨幂出来的时候,影片也越发精彩起来。我喜欢的是第二个-杨机智,看到后面第二个杨幂与豆包通话的画面真的有被触动到,眼眶湿了😔第三个冷酷的杨幂似真的狠😎相比大片视觉冲击性会少一些,但有拳拳到肉的真实感💪🏼

那是八月份,暑假,家里连个电风扇都没有,晚上玩累了回家,我妈就把在外面还叼着舌头四处勾三搭四的大灰狗叫回来,把院门关好,给我洗澡,洗完后她就把我抱到院子中央临时搭的床板上。我们坐在她用井水擦过的竹席上,凉凉的,有点清凉油的意思。我躺在她身边,她用大蒲扇给我送风,偶尔会给自己送点。那天晚上,我突然问她:“姆妈,村上二军子狗蛋小三毛他们家都不止一个,怎么我家就我?”我妈本来头歪向我,撩着我说话,时时咯咯地笑,一点都不像大人,但我听她笑就像被老师当着全班表扬说我双手交叉胸前,坐得笔直,坐有坐像,号召小朋友们都要向我学习一样,更加吐沫乱飞摇动嘴唇。这时,她却忽然生气起来,说:“你爸不要生呀,说军人家庭带头不守计划生育,那还叫军人吗。”我又问她为什么我爸不给我带水壶啥的,她气好像消了,说那些是军队的东西,带回来是违法的,你爸有这样的觉悟。

他那一次在家两个星期,就是下稻田拔草打农药,去玉米地锄草,去山芋地翻叶子,把去年冬天他在坟茔地刨起来的树桩用斧头一个个劈开,堆在厨房里,一条条的,像咸鱼,堆得老高,山一样。期间就买了很多吃食,走亲访友,我估计所有的亲戚朋友,村上所有的人家,他都拜访到了,真是一个好当家人,好老公,好儿子,好女婿,好朋友,好邻居,当然,也是一个好军人。但他对我,还好,我算机灵的,他没有一脚踢我或者一巴掌扇我,他虽然没有做这些事,但也没有做其他事,真的把严父的角色扮演得可以拿奥斯卡最佳配角了——为什么他不是主角?因为主角我永远觉得是我妈妈,而他只是我的父亲。

  不过整体来说,FA的剧情虽然有时候看来有点扯,但是总体来说比03版的要深入的多,不是得单看热闹的少漫,也不是单赚取同志们眼泪的东西了,他(可能)也是想像EVA一般想挖挖人性类的东西,提高层次跟深度了。

影片会有触及到人性和母爱这一点,看完影片后循环主题曲岁月神偷感觉触动更大😶逆时,目前是tan90的;想要支配时间,这样去抓住就好啦🙆🏻这部影片有个点(涉剧透)我竟然没想到的🤣这部影片还是不错滴🤠

我的天啦,他们夫妻,一个是军人,一个是小学教师,一个是党员,一个还是党员,我对于我的出生表示无法接受。因为我妈时时刻刻教导我,让我铭记我跟其他孩子是不一样的。什么不一样?我又不是太子,帝国早晚要落到我的肩上的。

他退伍回来做了镇农技站的副站长以后,我恰好在镇上读初中。我们村离镇上要二十多里路,虽然我自行车骑得可以参加奥运会,可是我妈跟我说我的目标是三年后考上县中然后考南师大做个语文老师,所以我不能像村上的孩子一样把时间浪费在路上,且和那些孩子一起骑来骑去,他们这帮以后要到南面打工的,会把我带坏了。

  其实还是不错的,至少说,我们在娱乐,我们也在思考,对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Yue半半半半半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一次,我妈匆匆地出去了,一叠声地要我在家好好写作业,骑上自行车很远还忘不了威胁我说她回家要检查我的作业。我看她骑上大路后,立刻跳上床欢呼,鞋子都没脱——我做作业,她就像监工,美其名曰陪伴,害得我想伸个懒腰都不敢,我才上小学一年级呀。

于是我们一家就开会,我妈意思是让我住在我爸单位的宿舍里,我爸意思是让我住校,我的意思是早晚风里来雨里去回家跟女神在一起。最后折中是我住校,但中饭和晚饭都去他那吃。

但这个千金不换的时刻,我却不知道干啥。我知道屋后就是果园,那里的桃子李子应该有几个熟了,果园后面就是一个大水塘,芦苇呀野鸭呀青蛙呀蝴蝶呀一应俱全,可是我很少去那,我妈说那是考不上大学的孩子去的地方,我最好的休闲方式是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静静的顿河》《平凡的世界》,幸好她只是一个吃老本的小教师,否则,说不准小学一年级的我,就要去研究《百年孤独》《追忆似水年华》了。其实我倒是希望她博览群书,这样兴许她就不会让我读书,而是放我去野外和二军子们一起玩地道战。

不知道我妈是不是太闲了,她竟然打听到我爸单位就在我们学校隔壁的隔壁,且初中食堂的饭是猪都不吃的,还贵死人,而她老公食堂饭菜,那叫一个丰盛美味,可以媲美满汉全席。

我把三间屋都巡视了一遍,觉得实在无聊,就想去屋后看看,但一想还肩负着看家的使命,就立刻决定不去了——我妈经常说一个男孩子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感。

上了初中,我就十分难过地去他那吃饭。他把我领到他的临时单身宿舍,我看他已经把饭菜都打好了,放在几个有军徽的白搪瓷罐子里,那几个罐子白漆掉了好多处,简直是伤痕累累。他把筷子又用开水冲了一下,递给我,见我不动,就说快吃,否则要迟到了。我就坐在凳子上,一声不吭地吃起来,真的好吃,汤汤水水,荤素搭配,弄得有滋有味,的确是正规单位的水准——我想象自己就是头吃农技站饲料的猪,吃得鬃毛上都是香喷喷的饲料。

做完了作业,我就搬了凳子,到三斗柜上寻我妈放在那的白糖罐子,自制糖水喝。罐子寻到后,还看到三斗柜的钥匙,我四处看了看,觉得这钥匙平时我妈都是放在包里随身带的,今天没带,就是说她对于我开柜子是没意见的。

吃着吹着,我一抬眼,看他在电炉上煮面,我就停了下来,我想问他干嘛要吃面,但我没有养成问他问题的习惯,就低下头继续吃,一点都没剩给他——我那时的饭量不可能那么大,但我怕他又要骂我吃剩啦,他军队里如果有人吃剩,他就一巴掌呀一脚呀。

我闭着眼喝了几口糖水,如做美梦。梦醒后,我就把钥匙伸进去,一转,拉开,看到里面有钱,有存折,还有很多红本本,幼儿园就认识很多字的我,翻着看,上面都是我爸在军队中的奖状,什么新兵呀,拉练呀,比武呀,抗洪抢险呀,思想觉悟呀,一等功二等功呀。我觉得,他肯定是把军队里所有能拿的奖都拿了。我妈常常在我意志消沉或者要革命反抗的时候,就会说她老公在军队里表现如何如何好,但几次后,我就不鸟她了,我觉得她在说谎。当我那次打开那些红本本时,我觉得我的脑袋疼,好像要发烧,因为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把这些甩在我脸上让我心服口服无地自容奋发图强高唱虎父无犬子——可能是他不让我妈说吧,后来我才有这样的想法。

晚上去吃饭,我全无食欲——中午吃得太多了。但他还是要煮面吃,我就跟他说中午吃得太多了,一点都没消化,你看,说着我就撩起我的白衬衫,露出还圆鼓鼓的肚子,恨不能拍几下好证明我的肚子已经不能再折腾了。他仔细看了看,好像一个侦探在河边看一个刚刚捞起来的死尸肚子一样,过了半晌,他才把饭菜分成两半,让我吃其中的一份。

所以,那天早上,前一晚热得想蹲在水缸里的我,直到夜半才睡着,还是我妈抱我回去的,当然得趁着早凉好好睡,况且是暑假,如果早起看书做作业,那不是有病或者是演员吗?

星期五晚上和他回到家,我就趁他去屋后茅厕里大便,就跟我妈说我爸是傻子,说他一次只打一份饭,弄得他自己一直吃面,而且还是个木头人,因为这几天我到他那,他几乎不跟我说话,好像我不是他亲养的一样。我妈就跟我解释说:“万子,你爸食堂的饭菜都是供应职工的,很便宜,你爸是领导,如果他打两份,别人也跟着他学,那成什么样子了,这你要理解你爸。”我奥了一声,心想这还不是老一套吗——总之,家人跟着他混,没有好果子吃的。

我妈见他大半年回来一次,且还是早上太阳还没出来突然光临,心里早就火星乱绽,当然她不是凡人,人家是老师,于是她就给他台阶下,可是他不但充耳不闻,还要教训才睡了几个小时的我,就彻底爆掉了。她把手里刚拿出来的新毛巾往地上一扔,重重地,就差吐口痰在地上以表不屑,然后脚步震天地往外走,看得我真是解恨。

第二个星期,中午到他那,我边吃边跟他说:“爸,我们现在中午和晚上都要进行小练习,老师不让出去吃,怕来不及,我以后就在学校吃吧。”我爸英姿飒爽地端坐在他床头柜前吃另一半,顺便瞥着我旁边电炉里的面——他好歹也是个军官,现在还是一个单位的领导,连跟自己儿子在一个桌上吃饭的勇气都没有,真让我像即使关上门捂住耳朵也听到他夜里和我妈过夫妻生活弄得响声震天一样苦恼。

可是,接下来,一米七左右,壮得像我家三斗柜一样的他,就把我肚子上的床单一拉,扔到地上,像捡一片树叶一样,把我拧起来,放在地上,拉下我的内裤,照着我的屁股,像和面一样,把我的屁股扇得好像他的孩子没出息就是因为这屁股挑唆捣乱的一样。

他奥了一声,说那以后他打好饭送到我食堂。

我一开始没明白过来,因为这短短的几分钟,剧情发展得跌宕起伏,我还是一年级的孩子呀。等我知道我父亲要打死我的时候,我已经眼泪涌不出来,声音出不来了,也许是吓傻掉了吧,你想,一个比武格斗拿过连队几个一等奖的他,被他一向贤惠的妻子鄙视,还是在两眼清澈的孩子面前,那迸发出来的革命热情,简直可以让他打得销魂,打得信心百倍,打得光芒四射天下无敌他的妻儿俯首称臣高呼万岁。

天啦,他不是一直恨恨地要我独立自强吗?怎么变得这样呀!

初一上学期期末考试后,我成绩离考上县中的距离就是个笑话。因为我们初中,能考上县一中的,每年也就是十几个。平均到每个班,也就是一两个,而我成绩中下。

带着成绩报告书回到他宿舍,他看我来,就一下冲到我面前,好像还搓了两下手,就差吐口痰在上面准备搓麻绳了。他向我要,我给他,心里想还好是中下游,也算有个交代了。他接过去,跑到窗前看,看了一会,就走到床头柜那,拿起他的折叠眼镜戴上,又回到窗前看。

这真是奇了!

当时正是上午十点多,冬阳正好,前一天下了场雪,雪光像真相大白一样,而他只是三十多岁,眼睛就这样了,还是个军人呢,说出来真是笑死人了。我打算丢下他,到外面去看看屋檐的冰棱渐渐不支忽然摔在地上粉身碎骨,吓得墙角几点张狂的碧绿魂飞魄散。他叫我别动,我一听就和那些小野菜一样,魂飞魄散了——贾政打宝玉前,也是叫他别动的,他打我,很多次也是这样叫我别动的,真搞不清楚,打就打呗,手脚并用,暴打一通,结果都一样的疼痛难忍但还是逆来顺受跟自己说自己没有爸自己是妈妈咯吱窝里生出来的。他却总是要先说别动,让我先毛骨悚然,然后他或手脚并用,或手脚并用再加鞋底呀小棍呀量衣服的尺子呀有一次还扬起方头铁扣的军用皮带但一想又放下来地修理我,这让我想到了一头被四脚捆住放在案上待宰的猪,看着人们有的拿着长长的刀明明刀刃已经雪亮无比了,还在磨刀石上专心致志地上下滑动,过会就停下来,拿大拇指在刀刃上刮一下,试试是否足够锋利,有的往大木桶里倒热情欢腾的开水,一瓶倒完了倒另一瓶,嘴里还说水烫一点毛才好刮皮才好褪,有的把一个大铝盆放在案头,左摆右摆,嘴里念叨要摆放正了,否则脖子一刀下去,猪头会乱甩,这样猪血就浪费了。

他又看了一眼,确定无误后,反而闭上了眼睛,就差从眼角留下一滴浑浊的泪珠了。他睁开眼,刚才安静得像一个儒雅书生的他,突然把手中的纸片撕成两半,然后是它的平方,又是平方,他好大的力气呀。最后,他把他的劳动成果撒在我的脸上,让我滚。天啦,他竟然都不屑于打我了,可见我的罪孽有多深。

我滚回家后,他早已如堂屋里的毛主席像一样端坐在那了。估计坐了很久,奥,原来他刚才在单位里有点累,而且怕影响不好,怕打我不尽兴,所以赶回来,养精蓄锐,好思前想后,寻个万全之策。但那天他还要上班呀,他这样一个人,难道要旷班?不可能!因为有很多次,屋外大雨大风大雪反正自然界一切都很糟糕得大大的时候,我妈劝他晚点去或者不去,他就眼睛一瞪,不识好人心地豪气冲天说在军队里,这算个啥。

果然,他叫我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根不知道他在路上哪里折下来的柳条什么的,照着我的屁股大腿小腿抽下去,像风清扬舞独孤九剑一样行云流水如诗如画,真不愧是个扛过枪的军人。

一顿暴风骤雨后,他急匆匆地扔下柳棍,吩咐我妈继续,然后扬长而去——人家还要上班呢。

他打我,我无话可说,习惯了,就当是一脚踩空跌在地上红了皮肤破了面孔,或者被一条疯狗从旮旯里冲出一言不发咬了一口。但我妈看我被狠揍,竟然一反常态,啥表示都没有,真的成了看日本兵杀中国人的看客了——王夫人看她老公打宝玉会这样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