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很多喜欢拉仇恨的,不怀好意的晒出年终奖小条,晒出土豪公司发的房子、豪车,甚至有发上百万大钞的,看的小编口水流了一地。n当然还有各种奇葩类型的年终奖,比如上亿奖金彩票、抽纸、皮鞋、零食,大米的。n如遇到像往年有些公司发避孕套的,小编建议直接拉黑,阻碍二胎政策的实施呢,更何况还有大把单身狗至今未脱单。不说了,都哭成泪人儿了。n像小编我这种穷的两眼放光的,遇到炫富的都是立马屏蔽朋友圈的。想想这年过的真扎心。n欢迎各位晒年终奖、晒吃、晒喝、晒玩、晒年底各种公司奇葩事儿。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的封建时代,作为全天下头号富翁——皇帝,贵为天子,富裕有四海,他是全国权力、财富最大也是最合法的拥有者,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也在情理之中,“炫富”就大可不必,至于“装穷”更是不可理解。然而,在历史上确有一批皇帝在“装穷”,也有一批皇帝在“炫富”,还有一批皇帝既“装穷”又“炫富”。这些皇帝都是何许人也,他们到底是因何缘故?

中新网5月14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近年美国华人小区“炫富”风气愈演愈烈,但也有不少华人固守着“藏富”传统,财不露白,部分人甚至做起葛朗台式的“贫穷富贵人”,家财万贯却拿着低收入福利。也有人不慎露出马脚,被联邦当局处以巨额罚款,荷包大出血。

回答:

齐后主“装穷”为乐

“来美国20多年,从来没有医疗保险,看病就回台湾,去年终于熬到65岁,拿到红蓝白卡,每年报税的收入刚过满四个社安点数的最低额度”,听起来像是典型低收入人士的林老太太,谁会想到,却是在圣盖博谷西区某市拥有一处六单位公寓楼、每月租金收入7000多元的“包租婆”。

谢邀,上啥班短视频招聘平台为您解答。

武平六年,一个特殊的“贫儿村”在北齐最奢华的皇家园林——都首的华林园成立了。最为蓬头垢面、衣衫蓝缕的“贫儿”竟是北齐皇帝——后主高纬。他是以这种独特的扮相和方式,追求一种“行乞其间为乐”的快感。他既不是为了献爱心,也不是为体验贫儿生活。他继承了祖宗的奢靡之风,而且发扬到极致。他皇宫的一条裙子的费用竟达上万匹锦缎,因为相互攀比新奇,往往早上刚穿的新衣,下午就扔掉。他修宫殿更是追求雄伟壮丽至极,而且随意推倒重建。他当皇帝以后,工程从未停息,晚上都是打着火把加紧施工,冬天就烧开水和泥继续修建。他在晋阳西山开凿一尊大佛,每晚点灯就要烧掉上万盆油,火光都能照到几十里之外的宫中。

林老太太要求部分房客以现金支付房租,并在银行长期租用保险箱,存放积攒的大批现金,多年来从未引起任何税务或法律问题。不过林老太太去年返回中国台湾看病,行前电汇了6万元现金回台备用。当她病愈一身轻地回到美国,却被国税局官员找上,指林老太太一次性汇出巨额款项,与她历年来报税纪录不符。最终国税局以偷税漏税罪名,对林老太太处以9000多元罚款,让她肉疼至今,逢人便抱怨美国政府已经穷到“鱼过拔鳞,雁过拔毛”境地。

又到一年年终,辛苦工作一年的小伙伴儿们最关心的一件事儿就是公司今年发多少年终奖金?今年年会有什么重量级礼品?

齐后主“装穷”为乐,已属千古奇观;更有甚者,宋后废帝以受辱取悦更是旷世奇谈。南朝刘宋后废帝刘昱,经常化名微服出行,放着皇冠帝衮不戴,却总是捉襟见肘的平民打扮,无论军营、官署还是寻常巷陌,他都能任意穿行。甚至于夜里就投小旅店,有时候大白天竟躺在大路边睡觉,他还喜欢与各色人等讨价还价,交易中经常遭到谩骂侮辱。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不但不生气,竟然能欣然接受,并以此为乐。这两类装穷真有点过分,甚至于变态。

比起林老太太,住在巴沙迪那市一处政府老人公寓的孙老太太“藏富”相对更成功。孙老太太每月全部收入就是800多元社安救济金(SSI),享受加州低收入耆老健保(Medi-Cal),乍看就是一位贫困耆老。但孙老太太身家不可谓不富裕,在原籍地上海拥有四处市区房产和大笔存款,一双孝顺儿女都是收入体面的牙科医师。

无怪乎大家这么关心,发了年终奖,才可以给媳妇儿买过年的新衣服啊,才能包个大红包来孝敬父母,才能买上年货送到岳父岳母家表达感激,才能在一年见一回儿的侄子侄女面前发个压岁钱,彰显作为大人的风度和礼仪。如果年终奖金再丰厚一点儿,说不定明年的家庭旅游基金都出来了。总之,丰厚的年终奖金,是过一个祥和、愉快、平安年的重要经济基础。

先“装穷”后“炫富”的杨广

今年初,孙老太太返回大陆,动了叶落归根念头,更一次性豪掷数十万人民币买下一块高档“福地”。孙老太太对自己在美国的“贫困”生活十分满意,“什么都有政府管着、养着,省心”,唯一令她觉得美中不足的是“拿SSI不能离开美国超过一个月,回国不能待太久”。

但不知道是不是山东企业的经济一直不太好,还是我遇到的老板都比较穷,这些年工作到年底时年终奖拿的都很少,各种公司一直热衷发东西,让我也来吐槽一下所遇到的各种奇葩年终奖吧。

开皇二十年,隋文帝来到二儿子杨广的王府。发现侍者全是身穿着粗布旧衣的年老貌丑的妇女,帷帐都是劣质的素纱。乐器不仅断弦无续,而且布满灰尘。他还听说,杨广只和王妃恩爱,从不近别的女人。他就认为,晋王杨广生活俭朴,不好声色。后来,还立杨广为太子。殊不知,杨广生活奢侈无度却故意装穷,贪色好纳,却装作不近女色。他和许多女人都生孩子,却不养育。来客时,他就故意把美女都藏匿起来。他父亲去世当晚,他就强奸了父亲一个爱姬……

北美华人会计师协会会长施启祥指出,联邦当局对现金交易十分敏感,“银行保密法”(Bank
Secrecy
Act)要求银行须将可疑的金钱流动报告国税局,超过1万元以上现金交易,或短期内大量提取大笔现金汇到海外,银行都有义务报告国税局。国税局会对资金持有人要求重新报税,达到一定选择标准,可能会被审计财产,而且此后三年国税局都会将此人列为查税对象,如被认为恶意逃税,更可能无限期查税。

图片 1

当皇帝后,他一反“装穷”的常态,变本加厉地“炫富”。大业元年,刚登上皇帝宝座的杨广修建西苑,方圆二百里,其中仅开挖一处叫“海”的人工湖,周长就达十多里,再堆出三座仙山高百余尺,山上还建满了台观宫殿,错落有致,巧夺天工。沿渠修建“十六院”,每院住一位四品夫人,建筑穷极华丽。秋冬树木凋零之后,用彩锦剪成华丽的树叶,贴缀在枝条上,色彩略变就换新的,就像阳春一样茂盛。彩锦剪成荷枝菱花,即使结冰也要凿开冰面装饰如常。十六院的夫人们也竞相攀比,用美味佳肴讨杨广的欢心。

会计师陈博仁指出,“藏富”者某些消费习惯或大笔投资,与申报的收入水平不符,容易引起国税局查账员“兴趣”。例如“藏富”保险箱、手头积存大笔现金的华裔民众,生活中往往倾向于多用现金,久而久之,银行账户资金流动较少,就可能被国税局怀疑是否另有生活来源。

实习时在一家国企,虽然才工作半年,但公司年终还是给我发了半只猪,两箱鱼。真的是半只猪,除了猪头之外的整整半只猪排肉,没有包装,纯原生态。当时我年幼无知,以为国企都是这么粗犷彪悍,为此想到要自己一个人带回家都愁的快哭了。

杨广还修成全世界最长的运河,两旁还筑御道,栽上柳树,沿途还建起行宫四十多所。派官员一次造船数万艘。他所乘的龙舟四层,高四五十尺、长二百丈,上层有正殿、内殿、东西朝堂,中间两层有一百二十多个豪华房间,全用金玉装饰一新,层底全是内侍。皇后的船尺度略小一点,豪华程度却和龙舟一样。另外,有九艘三层高的观光船,堪称水上宫殿。王宫贵族、外国使节、僧道方士等随行人员和御林军的船队多达数千艘、长达二百多里,拉纤的士兵八万多人,仅负责为豪华船只拉纤的人就达九千多人,称为“殿脚”,都穿锦彩做的制服。船队所过,照耀川陆,旌旗蔽野。虽然船队装满了生活用品,但还是命令五百里之内的州县,提供食物。每个州要供应一百多车山珍海味,以致乘员吃厌了,大多丢弃掩埋……大业三年,他让工匠造了一台名叫“观风行殿”的巨型战车,可以乘侍卫数百人,可以任意分合,再装上轮轴,运行自如。行殿外又建起“行城”,周长二千多步,用木板作城墙,上面再贴上布匹,画上精美壁画,工事和装备一应俱全。

有华人将现金收入带回两岸三地储蓄,多年来积累大笔存款,趁美国房市低迷时抄底,等房价回升时售出赚差额。陈博仁指出,美国政府虽然难追查民众海外“藏富”,但有大笔投资需要动用到这笔财富时,只要通过银行系统流入,还是难逃国税局“法眼”。如果资金数额庞大,与民众历年税表信息有明显出入,也会露马脚。(记者:骆舒娴)

后来在一家很大的上市企业工作,公司每年年终都只是悄无声息地发13薪,然后年终福利根据工作年限发2只猪蹄或者4只猪蹄,2条刀鱼或者4条刀鱼,2瓶公司自产红酒或者没有。因为没有冰箱保存,那些鲜货在还没放假时已经坏掉了。

经常“出家”的梁武帝

分享到:

当然也遇到特别豪气的大老板,比如有一家事业单位,不但年终有财政拨款的阳光奖金,单位还会发各种年货蔬菜、肉券,啤酒,大米,鸡蛋等日用品,而且还有各种家用电器,小到自动扫地机,大到冰箱。也遇到过老板不但包红包,还给大家买过年新衣服,甚至还会把各种海鲜、肉等年货给大家挨个送到家。

大同十一年,梁武帝萧衍真诚地向世人表白:“非因公宴会,我从不吃国家的东西,我宫中的人也不吃国家的食品。所有建筑都不用国家材料和工匠,都是我出资雇人借钱建成的。我修行三十多年不行房事,居处不过一床之地,没有任何雕琢装饰,也没有饮酒、音乐等爱好。每天只吃一顿饭,现在消瘦得腰围只有二尺出头了。天监年间,我信佛以来,戒掉鱼肉,每天仅一餐,不过是青菜汤、粗米饭。经常忙到中午,仅仅嗽个口就当吃饭了。我身上就穿着粗布衣物,床上仅用木棉帷帐。一顶帽子要戴三年之久,一条棉被也要用两年以上,嫔妃都穿短衣布裙……”听他一席感人心肺的话,好像觉得这是一位艰苦朴素的和尚皇帝。然而,梁武帝从普通元年,就开始经常“出家”。他仅出家同泰寺就达四次,朝廷百官为他出“赎身”钱就达四亿之巨,国库为之一空,国力一蹶不振。第一次是普通八年三月八日。第二次是大通三年九月十五日出家,十天后文武百官捐钱一亿,请求赎回“皇帝菩萨”。第三次是大同十二年四月十日出家,这次群臣用两亿钱将其赎回。第四次是太清元年三月三日出家,在同泰寺住了三十七天,朝廷又出一亿“赎身”钱。

每到年终,我也都是一边看着别人家公司年终奖流口水,一边儿吐槽自家公司年终奖。不过,有钱没钱都要回家过年。哈哈。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在梁武帝倡导下,南朝兴造寺塔之风盛行,一时间寺院林立,而且规模宏大,雕梁画栋。经后人考证,南朝佛寺可稽者凡二百余所,其他失名、不见经传者则不计其数……仅南朝建庙成风,已达到灾难化的程度了。和尚皇帝打着道义的幌子“装穷”,实则是灾难性的“炫富”。

以上就是我对这个问题的所有看法,希望对题主能有帮助,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一起讨论。

这是上啥班的第704条原创问答。上啥班,一个帮你在职场里做的更好的头条号。欢迎小伙伴们关注,我们一起讨论,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等你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