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魔盗团1》中,四个混迹于底层但能力超高的魔术师被一个神秘组织“天眼”组织起来,进行一系列轰动的大型魔术演出,他们会在美国表演魔术的当场抢劫一间位于巴黎的银行,或者当场盗窃一位大公司老板的资产,并将这些钱转到恐怖袭击受害者的账户上。这一切使他们成为魔术大盗,被FBI追查,被迫隐居,但同时他们也成为数码时代的罗宾汉。
    《惊天魔盗团2》的故事续接第一集,四个魔术师再次被召集起来,这次他们的任务是要在一个手机发布会的现场揭露科技公司企图靠手机窃取用户隐私的阴谋。不过他们这回失手了,被影片的反派抓到了澳门,反派需要的,正是一枚能监控全人类手机系统的芯片。如此,一场新的魔术盗窃又上演了。

从开始到过程都很算是惊艳,首先冥想扑克牌,就让我震住了,这么大一个我心中的牌一整个亮在大厦的外观,我哑了。接下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和反高潮,节奏紧凑,画面漂亮,最后的结局又太让人意外了,不看到最后绝对想不到幕后主使。另外,虽然剧情有些不足,但老戏骨摩根•弗里曼和迈克尔•凯恩同时饰演反面角色,虽为配角戏份,但精湛演技为本片增色不少。

花拳绣腿 huā quán xiù tuǐ 表面功夫、虚有其表 真枪实弹、真才实学 明˙周楫˙西湖二集˙卷三十四:“相处一班恶少:叶宗满、徐惟学、谢和、方廷助等,都是花拳绣腿,好刚使气,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之人。” 形容好看而不实用的拳术。 你的这套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 话说那倡乱东南骚扰七省的是谁?姓王名直,号五峰,徽州歙县人,少时有无赖泼撒之气,后年渐大,足智多谋,极肯施舍,因此人肯崇信他。相处一班恶少,叶宗满、徐惟学、谢和、方廷助等,都是花拳绣腿,好刚使气,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之人。王直一日说道:“如今都是纱帽财主的世界,没有我们的世界!我们受了冤枉,那里去叫屈?况且胡涂贪赃的官府多,清廉爱百姓的官府少。他中了一个进士,受了朝廷多少恩惠,大俸大禄享用了,还只是一味贪赃,不肯做好人,一味害民,不肯行公道。所以梁山泊那一班好汉,专一杀的是贪官污吏。我们何如到海外去,逍遥欢哉之为乐也呵!”众人都拍掌笑道:“此言甚是有理。”因此大动其心。王直因问母亲汪妪人道:“我生之时,可有些异兆么?”汪妪人道:“有异兆。生你之时,梦大星入怀,旁边有个峨冠的大叫道:‘此弧矢星也。’已而大雪,草木皆冰。”王直欢哉乐也的笑道:“天星入怀,断非凡胎。草木皆冰,冰者,兵象也,上天要把兵书战策与我哩!”因而遂起邪谋。

图片 1

    这个系列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将盛大的魔术表演、剧情的剧烈转折结合在一起,不断重复展示魔术、揭露魔术的戏码,并且利用情节制造大量悬念,魔术与科技结合的情节吸取了诺兰《致命魔术》的创意,而“偷盗”情节又吸收了史蒂芬·索德伯格的《十一罗汉》的大盗系列中的元素。影片用一种非常浮夸的快速效果将这一切混杂在一起,很像一个拿到了万花筒的小孩毫不珍惜地,拼命地迅速旋转它。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雪山下,冬季训练正紧。看着我们的“邻居”,师侦察营官兵玩儿命地练,我不禁有了一丝惬意:“革命有分工,小伙很拼命,姑娘很轻松。”
可惜的是,这惬意并没有持续多久。前两天,师保障部温部长带领训练监察组突然“驾到”,对我们班的战场救护训练进行“突袭”。
“战场救护,这是我的强项,轻松加愉快,优秀没问题。”我带领两员“女将”携带救护器材,如3只翩跹的蝴蝶穿梭在训练场上,跃进、匍匐、检伤、止血、包扎、搬运,整个过程动作娴熟,“伤员”配合给力,成绩自然是高标准的优秀。
训练结束,我集合整队向所长报告完毕,就美滋滋地站在那等着受表扬。
可我的“美梦”只持续了几秒钟,就被现场观战的温部长打破了:“一路小跑接近伤员,敌情观念在哪里?遇到雷区怎么能直接通过?‘伤员’怎么都是小个子兵……”一连串追问,让我们哑口无言。
“训练不能搞‘花拳绣腿’,明天再来一次!”温部长说完就带队离开了,留下像霜打的茄子一样的我们,僵直地杵在那儿。
第二天,监察组将我们拉到侦察营的战术训练场,一看那阵势我们就被震住了:在遍布土包、弹坑、铁丝网的训练场上,设置了染毒地段、炮火封锁区、放射性沾染区等“战场”背景,而“伤员”全换成了人高马大的侦察兵。
我不禁暗自悲叹:这次定要坑死宝宝!
“出发!”一声令下,我们便向“伤员”冲了过去。“轰”地一声,炸点毫无预兆地在不远处炸响,空包弹的声音也同时在耳畔响起,把我们3个吓了一跳。
低姿匍匐钻铁丝网、蛇形跃进穿炮火封锁区、戴防毒面具过染毒地段……好不容易才在弹坑中、掩体里找到“伤员”,可他们一个个“入戏”很深装昏迷,几次暗示也不给配合,把我气得咬牙切齿。
止血、包扎、固定,我们仨连拉带扯使出吃奶的力,终于将“伤员”一个个抬上担架,开始搬运。可没走几步就遭遇火力封锁,我们只得转为火线搬运,把背包绳拴在担架上,两人在前匍匐着拉,一人在后面推。每拖行一步,我都感觉肩头被背包绳“咬”了一口。
“成绩不合格!”当我们一个个脸色煞白、狼狈不堪地到达安全地域时,监察组现场宣布的成绩如当头一棒,砸得我满眼都是“小星星”。我们几个站在那难过极了,不争气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训练结束后,我反复寻思监察组首长的话:为什么换成有点战场味的场地,换上侦察营的“伤员”,训练结果就大相径庭?说白了,还是人为降低训练标准,把训练场当成了“秀场”。
“幸亏这只是一次训练,如果是一场真实的战斗,我们不仅救不了战友,还可能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我心里既暗自庆幸也感到后怕。
“当兵打仗,军人就得有军人的样子。”第二天,我们就与侦察营的小伙们组成训练对子,准备彻底与“花拳绣腿”说拜拜。

    影片的情节设置了多次反转,起先是四骑士要揭露科技公司的罪恶勾当,却反而被反派抓住,之后又在不同角色的各种背叛和帮助之下令剧情多次翻盘。而人物身份翻转是这种剧情翻转的重要手段之一。
    摩根·弗里曼饰演的魔术揭露者撒迪厄斯在电影中不断穿梭于四骑士与大反派之间,他显得非常狡诈的行为,令观众很难弄清楚他的真面目。而他与马克·鲁弗洛饰演的四骑士首领迪伦的父亲之间,又有着似乎是死敌的关系。但迪伦在与撒迪厄斯的不断交锋之中,又看到,这个本应是“杀父仇人”的家伙身上,似乎还有别的秘密。这种多层悬念的设置,是一种剧情“魔术”,它调动观众好奇心,并展示一系列惊奇的剧情走向,但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不告诉你真相。
    但影片情节翻转上的最大毛病,就是“催眠术”。伍迪·哈里森饰演的魔术师梅里特擅长催眠,这项技艺成了剧情的“万能粘结剂”,一旦“四骑士”需要策反反派,或者需要某些帮手,他们就会把这些人催眠,然后像玩提线木偶一样操纵他们。而有一半的剧情翻转,考得都是催眠术。比如,电影出现了“时空穿越”的戏法,天启四骑士在美国表演之后统统被反派乾坤大挪移到了澳门,最后居然靠的是解释起来十分勉强的“高科技催眠术”。

    这部续作最好看的部分是它的魔术场景,影片最后,四骑士中的各位都展示了自己的拿手活,比如玩真人那么大的扑克牌戏法、放鸽子、让雨停止、突如其来的催眠术等等。而马克·鲁弗洛饰演的四骑士首领迪伦被关进保险箱沉到湖底的场景,也向我们展示了魔术师为自己“留后手”的技巧。这些确可以吸引观众的眼球。
    但这部续作最大的问题,也仍然是这些魔术场景。一些太过匪夷所思的、已经超越现实可能的魔术手法,靠CG堂而皇之地在电影中体现出来。在《惊天魔盗团2》中,最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先为你展示一系列神迹一般的魔术场面,但随着情节推进,需要解释这些神奇魔术的时候,统统变成了高科技的骗局。这与魔术技法没有关系,也基本上成为对魔术这门技艺的亵渎。
    魔术实际上是最难于在电影中展现的,因为电影的剪辑技巧和特效本身就是一种“视觉魔术”,希区柯克不用拍刀子插入身体的镜头,就能让你以为一个沐浴的女人被捅了十几刀(《惊魂记》)。人们进入影院之前就知道各种乱真的效果实际是假象,在这种心理作用下,银幕上的魔术展示被削弱了。而导演周浩伟对场景的编排,又特别侧重于CG和动作场景,而非情节。影片中有一段冗长的偷窃芯片的场景,这本是剧情的最关键场景之一,但电脑做出来的扑克牌在空中被甩来甩去,看似炫目,但强烈的CG感也抹杀了魔术的惊奇感,观众在镜头运动中只能欣赏到类似舞蹈的动作,而这个片段又如此漫长,很容易令人产生视觉疲劳甚至无聊的感觉。

    对于《惊天魔盗团2》,最大的看点,无疑是它集合了一众大牌演技派明星。摩根·弗里曼和迈克尔·凯恩两位演技已经出神入化,所以他们总是举重若轻地处理情节需要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就算他们的角色本身有时候看起来有些叫人提不起兴趣,但表演总是具有十足韵味。
    因为饰演绿巨人而成为好莱坞热门一线明星的马克·鲁弗洛在第一部中是一个伪装的FBI探员,他作为剧情中的烟雾弹,是非常重要,也显得十分机智的角色。但这在这部影片里,转身成为神秘魔术组织“天眼”的传话人,也即“四骑士”的领导者,FBI身份被揭漏。但在影片中,他的机智感也因此丧失了。面对反派的暴力和阴谋手段时,他显得非常迷惑、疲惫和无力。
因为《社交网络》而为人所知的杰西·艾森伯格饰演的丹尼尔企图争夺“四骑士”的领导地位,但很不幸,他在《社交网络》里那种说话快速细碎、表情神经质的表演方法,在这部整体效果更为不讲道理的影片里,显得并不那么突出。
    老戏骨伍迪·哈里森甚至分饰两角,他还饰演了催眠师梅里特的双胞胎弟弟,这个弟弟服务于反派,集阴险与愚蠢为一体,看伍迪·哈里森在同一部片子里演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性格,你可能觉得他的演技才是真魔术。
    更有意思的是丹尼尔·拉德克里夫,他饰演一个制造自己死亡假象的纨绔子弟、亿万富翁。拉德里克夫在演过哈利·波特之后,在一些近乎严酷的作品(比如需要全裸演出的舞台剧《恋马狂》)中摆脱了自己童星的阴影,也成功地在自己身上埋葬哈利·波特的形象,拓宽了戏路。《惊天魔盗团2》中,他饰演的满脸胡子的反派,很好地呈现了油滑、阴险、狂躁并有一丝滑稽的效果。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这帮一流演员重聚,看他们展示演技,也算是一种享受。当然,你要放下一切对剧情的期待,不断默念摩根·弗里曼在片头的旁白最后说的:看见就是相信(seeing
is believing),直到你真的相信这句话。

相关文章